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请您留言 友情链接
您是第1位访问者  
  国欣首页 国欣概况 国欣荣誉 国欣资讯 国欣视频 国欣桥 棉会组织 留言反馈  
国欣周会报刊文章选读 2015年2月6日

2015-5-24
 
 

国欣周会报刊文章选读

                                                      201526

 


直奔主题 保留辣味

《人民日报》2015130日 本报评论员

岁末年初的这段时间,各级党组织召开年度民主生活会,大多都能踩到点、把准脉,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也还有一些地方,差把火、缺把柴,民主生活会存在不给力、不到位的情况。

为什么要开民主生活会?就是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开门见山就说,“不是听你们讲莺歌燕舞的,要有真正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要把民主生活会开出质量、开出水平,需要用好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武器,直奔主题、保留辣味。

直奔主题,主题是什么?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一些民主生活会,开场先讲一大堆成绩,问题轻描淡写,批评一笔带过,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评功摆好上。成绩、优点不是不能讲,但那是表彰会的内容,不需要在民主生活会上讲,更不应作为重点来讲。如果提意见、做批评要拐弯抹角兜圈子,就是颠倒主次、不辨轻重,让民主生活会变成了“客客气气的形式主义”。

保留辣味,辣味是什么?就是动真碰硬、不讲情面。教育实践活动中,浓浓的辣味让很多党员浑身一激灵,发现了问题、振奋了精神。隔着靴子搔不到痒,红脸出汗才能清淤排毒。如果现在还搞对上级放“礼炮”、对同级放“哑炮”、对自己放“空炮”那些名堂,就会在一团和气中丧失党内政治生活的严肃性。

直奔主题、保留辣味,关键还是要突出问题导向、增强问题意识,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思想上还有哪些想不明白、把握不好的问题?工作中还有哪些应该改正、可以完善的地方?作风上还有哪些因小失大、有失检点的细节?每个人都不是完人,工作也很难真正打到一百分。有些问题平时不好讲,民主生活会提供了一个摆到桌面上讲的机会,就应该好好利用,当面锣、对面鼓讲出来、讲清楚,提请注意、督促改进。标准高一点、要求严一点,是什么问题就谈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才能收到脸上火辣辣、心里热乎乎的效果。

召开民主生活会,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我们党进行思想教育的重要武器,也是共产党人保持精神强健的重要法宝。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思想的镜子、心灵的窗户,得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只有经常接受一下批评洗礼、杀毒扫描、思想净化,才能抵御各种微生物的侵袭,保持自身和党组织的纯洁。这是民主生活会的根本追求,也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实质。

作为党内生活的一项基本制度和优良传统,民主生活会不是开一次两次就可以了,更不能有督导、有要求时才好好开。定期召开高质量的民主生活会,应该成为党内规矩的一部分。能不能搞好批评与自我批评,直奔主题揭短亮丑、保留辣味提神醒脑,考验的是党性原则,体现的是政治素质。

 

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四论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

《人民日报》 20150130日 本报评论员

一个民族要跻身时代的前列,一刻也离不开理论的指引;一个政党要实现理论的创新,一刻也离不开实践的探索。

“要学习掌握认识和实践辩证关系的原理,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中央政治局2015年第一次集体学习中,习近平总书记从认识和实践辩证关系的原理出发,要求根据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良性互动,为新时期党的理论创新指明了方向。

真知源于实践。实践观点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观点。世界上很少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强调理论必须同实践相统一。回顾我们党成立90多年、执政60多年的风雨历程,从毛泽东思想到邓小平理论,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到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一个理论品格分外鲜明,那就是始终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发展党的理论,推进各项工作。可以说,什么时候我们紧密结合实践推进了理论创新,党和国家的事业就充满生机活力;什么时候理论的发展落后于实践,党和国家的事业就会遭受损失。

“现实的成功是最好的理论,没有一种抽象的教条能够和它辩论”。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我们党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逐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伟大实践的理论结晶。从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奇迹”,到13亿人奋力建设小康社会的“中国故事”,事实已经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引领当代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唯一正确的理论。对此,我们要增强理论自信和战略定力,万万不可心猿意马。

恩格斯说过:“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今天,全面深化改革扬帆远航,新的发展阶段呈现出新特点、产生着新问题。如何在经济新常态下调结构、转方式,如何以法治引领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转型,如何通过反腐败、转作风激发前进新动力……面对层出不穷的新矛盾、新挑战,要使党和人民事业不停顿,实践创新任重道远,理论创新不能停顿。新的实践需要新的指南,新的时代呼唤新的理论,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创新中与时俱进地推动理论创新,我们将迎来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崭新飞跃。

实践永无止境,理论创新也永无止境。今天,在推进“四个全面”的新征程上,坚持理论指导和实践探索辩证统一,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相互促进,我们就一定能在这种统一和互动中,发展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让伟大的实践孕育伟大的理论,以创新的理论推动实践的成功。

 

“锯断的木头好抬”

《人民日报》 20150130日 陈国明

在扶贫点工作时,因为需要维修村小学,便与七八位老乡到林场伐木。选定一棵树,轮番下锯,一会儿便将其放倒。问题来了,怎么抬回去?整棵抬,七八个人出力不均,走山路难免蹒跚磕绊。一位老乡说:“我们乡下有个说法,锯断的木头好抬!”于是,削枝留干,按所需尺寸锯成四截,分组扛抬,一起往回赶路。不到四个小时,四截木头整齐地码放在村小的操场上。

锯断的木头好抬,恰在说明责任清晰的事情好办。“事无定分,则人人各诿其劳而万事废;物无定分,则人人各满其欲而万物争。”古代士大夫把事、物皆有“定分”作为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要务。企业管理实施“泰罗制”,划定工序,明确责任,大幅提高了工厂生产效率。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责任到户、权益到人,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让数亿农民解决温饱、迈向小康。可以说,明晰责任能定纷争、增效益,甚至能创造传奇。

经过教育实践活动的洗礼,一些党政机关清风吹拂。首办责任制、包访责任制、限时办结制等明责授权的制度相继实施,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等突出问题得到有效整治,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的现象大为减少。然而,不正之风,树倒根存。推诿扯皮的现象,时有发生。比如身边同事居住的小区出现违章建筑,他在政府部门“向下交办”的回应中,从区政府追问到城建局,再追问到街道办,历时近两月,最终得到答复是“没有执法权”。基层治理中,如此这般的推来挡去,问题依然积压,让群众感到心凉。

切莫小看这种推诿扯皮现象,它似乎有一种“魔力”。事情一旦陷入“推”的旋涡,简单会变得复杂,容易也会变得困难;人一旦遇上“推”的循环,热情再高也会冷却,信心再足也会泄气。要战胜它,你必须意志特别坚强,耐力特别出众。不然,只能望“推”兴叹。

推诿扯皮的存在,规章制度的不合理常是重要原因。有的制度要求齐抓共管,但各方责任不明,谁也不去管;有的规定过于原则,操作性不强,让人生出把问题推出去了事的惰性;有的机制脱离实际,担心实行起来引发矛盾,管理者只好消极等待。从这个角度看,完善制度,是作风建设的题中之义。但必须看到,任何规章制度的科学性和适用性都只是相对的,不可能什么都规定清楚。一些干部没有责任意识,即使“木头”锯断了、责任清楚了,还是不愿把“木头”往肩上抬,又怎能去归咎制度呢?有的人在其位不谋其政,碰上矛盾绕道走,遇到群众诉求躲着行,面对这样缺乏担当的干部,惟有坚持严格督查和严厉问责,方能促其认真履责不虚蹈。

 “我们做人一世,为官一任,要有肝胆,要有担当精神,应该对‘为官不为’感到羞耻”,习近平总书记的告诫,对于那些缺乏担当的人不啻一记当头棒喝。从面对任务的那一刻起,就明晰责任、勇担责任、牢记责任,这既体现价值观,也是为政者重要的方法论。

 

喊“中国不行”未必都因忧患意识

 《环球时报》2015128  王小东

我有时参加一些会议,也看看电视节目。这些会议和电视节目中,往往有很多著名学者发表见解。他们引经据典,说了很多,其实两句话就能总结:中国不行,明年中国就要完。一开始这些话可能是对的,体现必要的忧患意识。近40年过去,中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对局势的判断却没有什么变化,这正常吗?事实是,一些专家年年说中国经济要完,结果中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另一方面,某些学者对外国却总是仰视,其身段之低,实在让人“感动”。某些曾经比我们强大、富裕得多的国家,如今已被我们超越。而他们却像京剧《法门寺》里的贾桂一样站惯了,人家让坐,还不敢坐。他们编造的“外国”的神话,实在离谱。比如,他们说某国虽然GDP被中国超过,但人家的GNP大啊,大到是其GDP的很多倍。这是全然不顾一个经济学常识:一国的GNPGDP的差别不可能太大。可是这一套说法,信者甚众,倒有点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离谱的唱衰中国、抬高外国的话都有这么多人信——如果说中国真的有大问题,那么,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里。

  我这么说,大概会有人出来反驳:忧患意识总是对的。这还算轻的,恐怕“夜郎自大”“狂妄无知”“歌德派”“五毛”的帽子也将漫天飞过来。姑且先说说所谓忧患意识。如果有度,不离谱,无疑是有益的。这就是说,在各种概率说得过去的可能出现场景中,选取相对比较悲观的一个,作为思考的起点。但是,忧患意识若太离谱也会是有害的。

  说得直接点,唱衰中国到离谱的忧患意识,来源也没什么高大上。一是来自几十年前对当时错误的反思,这是有道理的;二是来自对中国政治体制的不满,于是把自己的愿望当成现实,甚至还有人认为,唱衰可以倒逼变化,这属于思维的不成熟;三是随大流,人云亦云,认为这样可以不吃亏;四是多年来,自己一直唱衰,不能改了,改了就说明自己多年的“学术研究”都大大贬值了,所以,只好希望中国真衰。

前两者在中国形成一些精英人士唱衰中国的大氛围。应和唱衰的大氛围,不仅省了动脑子,而且可以哗众取宠,获得学术、文化共同体的认可。其实,多数中国人没那么傻,分得清忧患意识跟故意唱衰,甚至造谣的区别。 (作者是北京学者)

Copyright @ 国欣总会 冀ICP10035687